小說中文網 > 抽個美女打江山 > 第875章 誤解

第875章 誤解


        大致講完了過程,呂玲琦有點口渴的討要果汁喝,周少瑜自然無不應允,人家都做到這一步了,這點小要求哪有不滿足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可惜那些將士……”呂玲琦忽然便情緒低落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少瑜聞言一默,那些壯士都是好樣的,這點誰都不能否認,只是,周少瑜現在才覺,縱然自己一直都在注意不要有什么太大的變化,但隨著地位的改變,有些事情仍舊不可避免的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二百人的自我犧牲,的確讓周少瑜觸動,但若說多么的傷心,卻是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步步從無到有走到現在,打小戰爭也經歷過不少,打仗又怎么可能不死人,久而久之,自然也就習以為常,若每一次都傷心不已,那得傷心到什么時候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終究還是有些許區別,畢竟犧牲的方式并不一樣,不然的話,連觸動都不會有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回頭該封賞的肯定要封賞,該補償的要補償,至少,還不至于做這些的時候只是假惺惺的作戲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準備安慰幾句,哪想呂玲琦狀態卻調整的快,到也是,即便以前不曾帶過兵,可隨著父親東奔西走,也見過太多生死,哪怕不曾領兵,卻也知道行軍打仗,生死在所難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罷了,暫且不提這些。”呂玲琦搖搖頭,忽的想起什么,驚道:“我身上衣物是何人換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額……”周少瑜大汗,心說還能有誰,只能是我啊,不然一身鎧甲渾身血淋淋的,外人瞧見就不怕出事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話雖這么說,到底是男女授受不親,人家又不是自家媳婦,何況還不止是換衣物,還清洗擦拭過。

        見周少瑜的反應,呂玲琦呆呆的張了張嘴,原本白皙的臉蛋立刻變紅,而后范圍愈來愈大,也愈的紅潤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過程還真是有幾分意思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什么,嗯,我會負責的。”周少瑜撓撓頭,只能這么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雖說人家從未表現過什么,可既然能做出此等寧愿犧牲自己也要護他安全的舉動,說沒有好感那是扯,既然如此,那就直接一點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呂玲琦到也沒第一時間反對,就是臉色比較怪異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早以前,兩人并不熟悉,但對于呂玲琦來說,周少瑜的確是屬于父輩級別的人物,即便慢慢感官有所改變,可這來的有點忒突然,一時半會還真就有點那么難適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頭若是還有機會見到文遠叔,你又該如何解釋?”呂玲琦臉色很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少瑜擠擠眼,干笑兩聲,道:“那什么,不說具體不就行了,只說你出嫁呢,嗯,夫君很不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呸……不要臉!”呂玲琦立刻連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那你這意思,是接受了?”周少瑜現重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才沒有,我還沒想好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給你三息時間考慮,三、二、一……嗯,沒說話?當你默認了,行,這事就算定了,回頭去跟清照報備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呀呀,才沒有!你站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哈,人有三急,有什么回頭再說!”

        開溜的周少瑜也的確沒地方可去,這小院里守了三天哪都沒去,不熟的很。雖不識得路,卻也知曉不能往內宅走,于是轉而向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向外還能是哪,自然會過廳堂唄,而此刻,這不是正招待著馬家人嘛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被喚來的秦良玉很有些莫名其妙,好端端的莫不是有啥事?結果卻是人家有意提親,兩人見個面看看感覺!

        嘶……這么大突然的,完全心里過不了那關啊簡直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實講,乍看之下,還真覺得馬千乘模樣還算不錯,挺周正,也人高馬大,不敢說不她要高多少,起碼也差不離,這就很難得了,因為地域問題,這等身高已經是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這種情況下的見面,連個年輕人又能有什么話說,不好意思才是主題,馬斗斛看不下去了,大老爺們的這么不爽快干嘛,是不是老子的種?

        “去,出去露上一手。”馬斗斛直接開口道。若是別的大家閨秀,肯定不能這么來,畢竟武夫什么的,大多都瞧不上眼。但這不是不一樣嘛,人家秦良玉自己都練這個,女兒家家的,若不是沒有興趣,又怎么可能會堅持,秦家又不是吃不上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露幾手武藝,好好表現一番,鬧不好就看中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是吧,這追求女子嘛,不就是跟孔雀開屏一個理,你不展示自己,人家好端端干嘛對你動心?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幾人也不去遠,就在廳堂的前院,看著馬千乘獨自拳打腳踢耍弄一番兵器。

        作為一方土司,不會武藝怎么行?馬千乘自幼習武,也算頗有天賦,耍起來有模有樣。之后人家馬斗斛又提議了,讓秦良玉上去對練對練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是沒得到許可,可也讓老二秦邦翰上去對練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木槍一抖,在秦邦翰的脖頸前戛然而止,馬千乘這才收槍抱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承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當,某實不是對手。”秦邦翰也干脆,知道若不是人家想讓,自己早就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馬斗斛哈哈一笑,道:“我這兒子不成器,也只有這么點本事,秦家娘子可看得上眼?”

        這還真是,有夠直接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接歸直接,秦良玉也臉色有些羞紅,但真論起來,其實倒也不是太反對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代嘛,談戀愛?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秦良玉考慮的挺實際,一來也算是老姑娘,就自己這個頭和性子,門當戶對的情況下,人家即便答應,也只會是身體有些許毛病,舉個例子,比如一條腿長一條腿短什么的,不然的話,沒人家愿意娶這么個媳婦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馬千乘模樣周正,年齡也不過比她打上兩歲,這一點很合適。此外,馬家世襲土司,家中沒那么多繁瑣規矩,在石柱縣的地盤內,基本想怎么來就怎么來,甚至還能與機會參與一下練兵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點就讓秦良玉很滿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莫說,馬千乘武藝不差,至少眼下的秦良玉自認不如,思來想去,秦良玉心中是意動的,當然,再意動也沒有直接表達的道理,再怎么不大家閨秀,某些時候,該女兒家的矜持,仍舊還是需要保持。免得好像自己嫁不掉很想嫁似的,這容易被人看輕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巧這時候,旁邊不遠的門洞人影一閃,卻是周少瑜打那走了出來,秦良玉先是一愣,而后想也不想伸手一指,恨恨道:“若是能將此人打敗,奴便無甚意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嘛,說出來秦良玉就后悔了,太不矜持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馬千乘卻沒想那么多,見到秦良玉那一刻,馬千乘就心動了,無他,漂亮啊,雖然個頭高些,卻也有別樣的風情,著實讓他動心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因心動而緊張,是以先前反而不知道該說什么,之后父親讓他展露一手,立刻賣力起來,還不就是為了吸引住佳人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眼下佳人居然用一種‘咬牙切齒’的口氣讓他教訓另外一個男子,那還猶豫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周少瑜很是莫名其妙,只因為剛踏步出來,就見一個陌生男子一棍砸來,待他躲避過后,還來一句‘某乃馬千乘,也不欺負于你,善用何兵器,大可自取’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犀利糊涂就拿了一桿木槍對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嗯?等等,馬千乘?

        周少瑜驚疑不定的看著眼前之人,隨后又瞥了一眼秦良玉那邊,難不成兩人早已定親?所以這下子,是給未來妻子找場子來的?

    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馬千乘的舉動到也沒毛病,只是,要打就打,突然來一棍子算個怎么一回事?別以為我會放水!

        面對馬千乘犀利的一記中平槍,周少瑜很是淡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謂中平槍,槍中王,當中一點最難防。正因為如此,周少瑜平日與楊妙真對練時,沒少針對中平槍進行各種演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正常而言,以馬千乘的年歲,此記中平槍也算是基本功扎實,有板有眼也的確有點犀利,但問題是,也要看使出的對象是誰。

        開玩笑,周少瑜一直面對的都是楊妙真這種宗師級別,而馬千乘就是再厲害,能和楊妙真相比?沒可能的嘛。在外人看來,馬千乘這記中平槍或許很不錯,可在周少瑜眼里,其實也就馬馬虎虎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拍,一轉,一挑,一刺!

        四個動作一氣呵成,不但直接將馬千乘的木槍挑飛,自己木槍的槍頭也緊貼著馬千乘的脖子一插而過。那一瞬間,馬千乘甚至感覺自己會不會就此死掉!

        “承讓!”周少瑜搔包的收槍之后還耍出兩個槍花,這才抱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宗師!?”馬斗斛大驚,那對槍術的熟練與掌控,哪怕只是一瞬,都能看出不少門道,尤其最后那么一下,要知道就算是木槍,真對著要害用力,也是會死人的,而周少瑜那一刺,卻是緊挨著馬千乘的脖子,從周少瑜淡定尋常的表情就能看出,他對于自身的槍術得有多么自信,自信絕對不會出現誤傷!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宗師!”秦家幾人也是大驚。宗師固然是有的,但大多都是有了一定年歲的家伙,可周少瑜這模樣,至多也就是弱冠,年紀輕輕的,這就宗師了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驚訝完的馬斗斛卻臉色立刻變得不好看起來,深深的看了一眼秦良玉,這才收回目光,對秦葵一拱手,板著臉道:“此事就當馬某不曾提過,告辭!”

        很明顯,這是誤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能不誤會嘛,雖然他馬斗斛那般直接問秦良玉是否看的上眼,可也知道人家不可能正面回答。本來以為指著周少瑜,不過是哪里惹了她,想出口氣罷了,不曾想,結果卻是這般。怕是那憤恨之色,也是裝出來的吧,實際上,這是有私情?

        去教訓一個宗師級別的存在?你這不是鬧么!

        這就沒意思了不是,哪怕你直接拒絕,也比這種委婉的拒絕來得要舒服,敗的這么慘,就算對方是宗師,也委實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見馬斗斛的舉動,周少瑜覺得自己是不是誤解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這模樣,看起來好像是跑來提親的啊,結果,貌似被自己壞了好事?

        嘶……不得了不得了,周少瑜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說自己準備將秦良玉給勾搭走,那還沒什么,還巴不得破壞掉人家的好事呢。可周少瑜自認此次待不了多久,且對于帶走秦良玉的事情上壓根是半點信心也無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自然也就沒起什么心思,廢了好大的勁,才說服自己放棄掉秦良玉這么大一個人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結果倒好,稀里糊涂居然要破壞人家的婚姻?天啊嚕,若是自己帶不走秦良玉,而秦良玉又沒嫁給馬千乘,嘶嘶嘶……這影響未免忒大?

        “且慢!”周少瑜趕緊出聲。“在下姓周,名少瑜,敢問閣下可是石柱馬家當主?此行可是為貴公子提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馬斗斛鐵青著臉道。你是宗師不假,但再厲害咱也不怕你,單打獨斗不行,那就群毆唄,多簡單,土司呢,麾下還缺兵將不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便好那便好,雖不知是何情況,在下卻想,是不是有何誤會?俗話說寧拆十座廟,不毀一樁親,周某委實不想因為一些誤解而毀掉一段可能的姻緣。”周少瑜拱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這話一出,馬斗斛也是一愣,狐疑的打量周少瑜兩眼,見其臉色坦誠不似作假,心說難道這兩人并非是有私情?

        而秦家父子也對周少瑜的舉動大為滿意,馬斗斛生氣了,秦家父子也很郁悶,難得合適人選,就這么飛啦?別人不知道,他們還不曉得么,秦良玉怎么可能和周少瑜有什么私情嘛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眾人目光又轉向了秦良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,奴又怎知他盡由如此身手。”秦良玉也很郁悶好不好,她又沒和周少瑜真打過,無非就是主動在周少瑜身上打了一拳,而后者壓根沒啥事罷了。也是憑此,秦良玉覺得自己不是對手,因為都傷不了嘛,至于別的,哪里知道這么厲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為何讓馬賢侄教訓于周公子?”秦葵本想說周百戶,不過想想馬家的土司身份,還是暫且隱瞞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討厭他不行么!”秦良玉還能怎么說,難道將對方是怎么欺負自己的詳細說一遍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不過也就是這么簡單一句,照舊讓他人想了許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,對比起周少瑜此番頗有風度的舉動,那是不是說,秦良玉這是在無理取鬧?

        馬斗斛不在乎未來兒媳舞刀弄槍,可若是個胡攪蠻纏無理取鬧之輩,攪合的家宅不寧,那就沒意思了不是,于是當下心中就打起了退堂鼓。


  (http://www.dcwxeu.live/html/68/68404/25203671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dcwxeu.live。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szww.com
福建体彩36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