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中文網 > 抽個美女打江山 > 第1214章 密會

第1214章 密會


就在妹子們說說笑笑要求周少瑜待她們上哪散心的時候,遠在南越之地的安歌,卻是極為煩惱。


        與黔王大婚之后,哪怕只是形式,那也是正兒八經的黔王妃。不過或許尋常看來這個身份已經極為高貴了,但安歌卻是瞧不上眼。之所以愿意聯姻,還不是看中了黔王蕭自在的潛力?


        一舉旗獨立,天下來投的書生士子多不勝數,由此可見其‘威望’。


        到不是真說黔王多出名多厲害,姑且算是沒得選擇吧。大梁朝廷自然是正統,然而被太后高玉瑤把持朝政,在皇帝逐漸長大仍舊只知貪玩連字都識不全的情況下,幾乎叫人絕望。


        或許有一部分人已經開始將希望放在了年幼卻早慧的湘王蕭劼身上,又或者是再等久一些,等現在的皇帝誕下子嗣期許下一代。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耐心等這么久,所以另投別處也便是唯一的選擇。


        可其他勢力,和大梁鉤掛的蕭姽婳,還是女的。不管蕭姽婳對大梁是如何無私,但外人是絕對不會輕信的,只會認為蕭姽婳所謀求的是皇位,想要成為女帝。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接受女子統治,那何必去蕭姽婳那呢?直接繼續待在大梁就是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說周少瑜,地位看似高,可和大梁皇室沒有任何關系,除此之外,其新政很多人無法支持乃至反對,更重要的是,誰不知道周少瑜轄下的地盤那同樣是女子在管理。


    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前兩者只是一個,而周少瑜這里則是一群。


        霧草,一個女子的統治都受不了,還來一群?果斷放棄。


        這種時候冒出個黔王,還用選么?哪怕黔王是個傻子,那也是唯一最好的選擇了。更莫說黔王麾下缺人,有的是受重用的機會。


        也正是因為看中這一點,安歌才愿意與之聯姻結盟,不然的話憑啥?憑黔王手里那點兵力?都不用別人出手,只要外人不插手的情況下,安歌都有信心將其滅掉。


        總之,聯合的目的首先是為了自保,而后便是擴張。安歌事先想的不錯,借助黔王的勢力實現自己的擴張。結果呢?無論怎么看,黔王都是不思進取的典型代表。


        自立這么久,除了剛舉旗之時很有魄力,一系列動作堪稱精彩。可之后,一直按兵不動,安安穩穩的發展內政,沒有絲毫要進取的跡象。


        這也罷了,安歌決定退讓一步,表示咱不利用借助你行了吧?我打主力,我來!你輔助!


        結果,沒興趣!繼續按兵不動。


        這把安歌氣的喲,拿著也是沒法沒法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要擴張,往北就是黔州,自家盟友肯定不能亂來,不然就真是盡皆為敵了。而往東便是周少瑜的地盤,老實講,現在直接與其正面為敵開戰的話,當真沒什么信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只剩云州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好歹先前已經占據了一般云州,繼續打下去若能獲得整個云州,那意義又不一樣。畢竟南越之地雖廣,卻不成建制不被中原認可。云州雖偏,卻是大梁正式的州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莫看蕭姽婳一直沒有出兵將這半個云州奪回,可防備顯然增加了。若沒有黔王的配合,安歌即便勝也是慘勝。可人家死活就是沒打算出兵,如之奈何?


        早知如此,還不如不結盟,那就可以直接出兵黔州攻打黔王了,弄的現在不上不下的,委實憋屈的難受。


        安歌自然不會知道,這些其實都在辛憲英的謀劃當中,若可以用最小的損失溫水煮青蛙,那又何必浪費人力物力大舉出兵,第一步先限制安歌的擴張,那么接下來第二步,當然是逐步暗中策反,可以由湘州出面,也可以由黔王府出面,反正實質上并無區別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黔州兵力實際上為自家掌控的情況下,壓根不怕黔王掀起什么風浪。但有些事預料到了,有些事卻未必。


        比如,本該待在蜀州的蕭姽婳,居然秘密入了黔州府城,要親自見一見蕭自在與之詳談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外人根本無法想象蕭姽婳的無私,哪怕是她自己的麾下,也很難理解她的想法。或者說,就算理解也并不樂意,真正完全死忠的人終究是少數,大多情況下,忠心也是需要利益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為此,蕭姽婳秘密來到黔州,不但外界不知曉,哪怕是蜀州的文武,同樣也不清楚。因為早在半個月前,蕭姽婳就開始抱病,先是一兩天出面一次,接著推長時間再出面一次。最終才對外宣稱身體并無大礙,只需要靜養些許時日即可,有了前面的鋪墊,自然也就沒人再懷疑。


        穩妥自然還是穩妥的,只要時間不是太長,基本上不會有差錯。


        在快馬加鞭進入黔州之后,蕭姽婳便放慢了速度開始一路觀察。
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再優秀的帝王也無法保證萬民溫飽,誰也不能例外,就拿周少瑜的自家妹子來說,陳碩真造反于盛唐,唐賽兒起事于盛明,不可能只因為帝王一個人的優秀而使得全民皆富裕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民生如何,也的確是檢驗其能耐的最直觀體現之一。


        是了,蕭姽婳就是為了考察蕭自在而來。若其當真值得扶持,蕭姽婳絕對會毫不遲疑選擇退讓,至多也就是為了穩定,放慢速度轉移權力。可若是爛泥扶不上墻,那對不起,與其被滅在別人手里丟大梁皇室臉面,那還不如由她親自終結。


        就目前走走停停一路看來,說不算好,也說不算壞。
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黔王一向都是不管事的,最初的班底,其實就是周少瑜一方留下的班底。可若是實行湘州那一套未免太過可疑,所以實行的乃是大梁的統治方案,尤其各地書生士子來投之后,這種維持原樣的統治,也是他們最是熟悉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這般為官方式,自然不會對民生有什么刺激作用,至多便是為了展現自身獲得提拔重用而勤政表現。或許比起高玉瑤未改制之前的大梁要稍微強上一些,但也僅僅就是一些罷了。若與全盛時期的大梁相比,那自然沒有任何的可比性。


        沒關系,眼下蕭姽婳要求也不會太過,何況人家舉旗自立的時間也就這么久,能到這個地步也已經算不錯了。那么接下來,自然便是面談。


        大梁開國皇帝雄才大略,在彌留之際,留下了不少遺訓和囑咐,而其中有一項,便是蕭氏皇族隱晦的暗語,為避免外傳,還留下遺訓,言但凡膽敢將此暗語外傳者,哪怕身為帝王,當廢,立傳帝位于子,軟禁終身!若是其他身份,賜白綾,子孫妻女流放。


        這對于皇室成員而言,絕對是除了造反之外最嚴重的罪名。


        出發點是好的,一套成體系的暗語可用的地方其實不少,但往往結果卻不一定,至少大梁歷史上,就有兩次奪嫡之爭是以外傳暗語為由鏟除對方。


        此次蕭姽婳再用皇室暗語,雖不是奪嫡,大抵卻也皇位有一定牽扯。


        對于蕭姽婳的忽然出現,蕭自在感覺很是緊張。嚴格論起來,他是蕭姽婳同父異母的兄長,都是現在皇帝的叔姨一輩。可誰不知曉,當初在京師,有兩個人惹不得。


        一個是蕭婉娥,這位向來與其他皇室成員不合,又豁得出去,大街上就敢拿棍子敲人,某某親王就曾經被敲過,簡直丟大了臉,一時成為坊間趣聞。就這么位混不吝,沒誰愿意去計較,不但得不到什么還惹一身灰,何苦來哉,干脆都避讓著。


        而剩下這位便是蕭姽婳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遠嫁突厥未成,反倒直接在北地邊境打出了名聲,為軍中將領接受,獲得不少將領支持的蕭姽婳回到京師,誰敢惹?曾有一高官,其子早逝,只留一孫,往往這種情況很大概率就是養出一個紈绔子弟,這位也無法避免。接著酒醉,又自認身份夠格,居然膽大包天敢調戲蕭姽婳,還揚言必娶之。


        得,當時一個個軍中大佬集體彈劾,搞得那高官都晚節不保,更莫提他孫子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這樣類似的事例并不算少,久而久之,都下意識有些懼怕。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說對蕭婉娥是不值當懶得計較,那么蕭姽婳這里,當真是畏。更莫說現在已經打下不小的勢力和名頭。而他蕭自在自己呢?自家事自己清楚,小聰明或許有,但干不了大事,一生所愿,唯逍遙自在爾。


        好生整理了一番心情,這才安排密室相會。


        蕭自在自以為做的還是很隱晦,但他哪里知曉,湘州對于黔王府的滲透,已經到了一個極致。就連他最寵的側妃都是愛蓮閣且值得信任的人,更別說其他。如果不是因為密室這種地方沒法偷聽,不然怕是連談了什么話都會得知的一清二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婳兒怎的來為兄這了。”蕭自在雙手背后,笑呵呵的入內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婳兒?”蕭姽婳不由一愣,仔細想想,其實已經很久很久沒人這么叫過她了。立刻醒悟搖頭,這不是自己感慨的時刻,為了大梁復興,一些舍棄和重擔是必然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可蕭自在看見這一幕卻是心里咯噔一下子,不知道蕭姽婳想法的他只以為是這種稱呼引起了對方不滿,好容易調整好的心態瞬間給崩,那股下意識的幾分畏意又冒了出來,以至于說其話來都變得小心翼翼。
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表現,蕭姽婳自然是失望了,什么是帝王?天下之主!不該對其他任何人產生畏懼之心。莫說人,即便是天地,該敬,卻同樣不該畏,如若不然,如何當得起天子之稱。
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像天下書生士子沒的選一樣,好容易冒出來一個蕭自在就不錯了,還指望啥?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蕭姽婳不動聲色繼續閑聊觀察著,也將話題扯向一些軍事和內政方面聽一聽他的見解。


        能有什么見解?蕭自在向來有自知之明,只有小聰明,大本事沒有。對這些方面從來也沒興趣,最大的愛好就是游獵。你若和他說這個,保準什么門門道道都給你整出來,硬要掰扯到軍事,勉強也能湊合幾句,但內政?


        蕭自在表示,我母雞呀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底子擺在這,不聊還好,一聊就出事。聊的越多,蕭姽婳就越懷疑。當初蕭自在于黔州忽然舉旗自立,一系列操作干凈利索果斷,絕非常人之姿,可稱翹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此番交流,無論怎么看,都不像蕭自在能做出來的手筆。


        這也沒關系,從來就沒有要求上位者一定要全知全能,合格的帝王,可以不懂這些,只要懂得知人善用和平衡中庸之道即可。或許舉旗自立的手筆的確不出自蕭自在,可若是他身旁有忠心的高人輔佐,也同樣是一種能耐。


        出主意的高人自然是有的,只是高人都遠在湘州呢,這當然不能說,蕭自在支吾兩下,便想要糊弄過去。然而若是平常狀態還好,說不定還能糊弄糊弄不被看出破綻,可現在這不是心緒有問題么?


        先是誤解蕭姽婳之意產生畏意,接著一系列交流,基本答不出什么東西的蕭自在更是多了幾分心虛,此刻再想糊弄,破綻簡直不要太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拒絕了蕭自在的挽留,蕭姽婳鐵青著臉隱蔽的離開。時間不長,卻已經足夠她肯定,蕭自在,絕對是被推出來的傀儡!


        高玉瑤?


        蕭姽婳首先就想到這么一位,旋即搖頭否定。


        蕭自在起事之時,乃是她與高玉瑤第一次聯手意圖攻略豫州火鳳,沒道理那時候在后方搞事情迫使她退兵,且大梁于此戰中的損失可是不小。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安歌?


        這一位嫌疑很大,不說別的,單憑安歌所表露出來的野心,以及如今黔王妃的身份,很多方面都能表明,安歌就是那個幕后黑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說湘州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想要確認這一點到也不難,只需驗證被黔王俘虜的梁紅玉眼下的狀態便知。將此事吩咐給隨性的密探,蕭姽婳出得城門翻身上馬而去,她會于城郊一處廢棄道觀內等待三天,若三天仍舊打探不到消息,那便先且會蜀州。


        實在無法確定幕后是誰也沒有關系,反正這樣的蕭自在,留著也是窩火,自當滅之!


  (http://www.dcwxeu.live/html/68/68404/56121140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dcwxeu.live。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szww.com
福建体彩36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