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中文網 > 九星毒奶 > 251 開荒學徒?

251 開荒學徒?


  三天后,江濱一中高三一班。

  晚自習時分,江曉做完了一張卷子,拿出了手機,低著頭翻看著自己的微博評論。

  早在三天前頒獎典禮過后,江曉就發了一張照片,這是一張團隊成員們戴著獎牌,共同高舉獎杯的照片。

  這張照片也讓江曉的微博熱鬧了起來,足有數千條評論。

  “小毒奶是真滴猛哦~”

  “我16歲的時候是開荒競賽冠軍了,你呢?”

  “我16歲的時候是省級聯賽冠軍+開荒競賽冠軍+MVP了,你呢?”

  “我想和小皮學姐姐,不是,我要娶技術,呃...也不是,那啥,我,我......”

  在數千條評論中,有幾個被江曉翻了牌子,被頂到了前幾名的評論:

  朱武:“臥槽!”

  江小皮皮不皮:@朱武,多讀書。

  小可愛睡覺:“哇,皮神棒棒噠!目標全國聯賽,皮神沖鴨!”

  江小皮皮不皮:怎么沖?使用十萬伏特?

  華夏公民伊蓮娜:“你真是太酷了!”

  江小皮皮不皮:瞎說什么大實話!

  咚!

  江曉正刷微博呢,凳子腿就被踹了一下。

  背后,傳來了韓江雪冰冷的聲音:“上課玩什么手機,拿來。”

  江曉砸了咂嘴,躲老師已經夠辛苦的了,搞點小動作還得躲著背后的韓江雪?

  高三的生活真的是太舒服了!

  江曉身子靠后,微微側身轉頭,小聲說道:“我卷子做完了,還有幾分鐘就下課了。”

  就在江曉小幅度的側身轉頭說話的時候,突然看到了班級后門的外有人影晃動。

  那雙眼睛怎么有點眼熟?

  “小皮?”韓江雪還在開口說什么,突然發現江曉有些愣神,不由得屈起手指敲了敲江曉的后腦勺。

  韓江雪這一敲,江曉眼前一亮,終于想起來那雙熟悉的眼睛了。

  雖然聽起來怪怪的,但是這個男人的眼睛真的很漂亮,明亮而友善,讓江曉記憶頗深。

  尤其是在特別危險的時候,這雙眼眸所流露出來的關切情緒不似作假。

  江曉對著后門歪了歪腦袋,道:“還記得年三十中部大街的事件么?”

  “嗯?”韓江雪轉頭向班級后門看去,卻是看到了一閃而逝的面龐。

  江曉繼續說道:“當時那個開荒軍團的年輕人看到我們的時候,急忙上來詢問、對我們非常關切,他自稱姓秦,我們還回去問夏叔叔這個人的身份來著。”

  韓江雪道:“秦望川?夏叔叔說這個年輕人初入軍隊的時候,受到了我們父母的很大關照,所以才對我們非常關心。”

  江曉點了點頭,道:“門外的應該是他。”

  韓江雪望著空空的后門玻璃,不由得皺起了眉頭:“他來這里干什么?”

  江曉撇著嘴說道:“重要的是他是不是來找我們的,如果是的話,那他是以個人身份,還是以開荒軍團的身份來找我們。”

  韓江雪點了點頭,江曉說的非常對,這里面有非常大的區別。

  正當她思索時,下課鈴聲終于響了。

  也就在這一瞬間,幾個男學生拎著書包沖出了教室大門,講臺上維持晚自習紀律的教師根本都沒反應過來。

  沒辦法,這群覺醒者孩子的身體素質真的是太好了,如果不是學校明令禁止的話,這群孩子都能從窗戶跳出去......

  李唯一和幾人打了招呼,背著書包去接李青梅去了。

  江曉幾人收拾書包,不出意外的話,今晚也會在夏妍家居住。

  說出來人們可能不信,現在的江曉,已經反過來教導夏妍刀法了......

  江曉琢磨著,在全國聯賽開始的時候,怎么也得把夏妍訓練到和自己一個刀法水平,這樣的話,沉默戰術的收益才能最大化。

  眼看著還有三個月就要高考了,全國聯賽更是在高考之前,任務非常艱巨啊!

  三人組背著書包走出教室,在樓梯拐角處,看到了一個身材修長的身影,可能是因為身材的比例很好,所以這青年給人的感覺是“修長”,但實際上,這青年又高又壯,少說也得一米八五開外。

  他有著干凈利落的寸頭,雖然穿著普通,但是那站姿,一看就是軍伍出身。

  他大概28、9歲的年紀,相貌平平,那一雙眼睛卻很是明亮,而且目光很是友善,給人感覺很舒服。

  “你們好。”青年露出了溫和的笑容。

  江曉三人卻很戒備,夏妍身為唯一的近戰選手,更是將姐弟倆擋在了身后。

  雖然這里是學校、并非戰場,但是長時間養成的習慣已經讓夏妍做出了應有的動作。

  “是我。”青年一手捂住了腦門,一手捂住了嘴,只露出了一雙眼睛看著三人組,似乎是在提醒著三人什么。

  夏妍用看弱智的眼神看著這個青年,你什么你?我認識你嗎?

  江曉也是有點懵,這家伙不是開荒軍團的么?他這是什么動作?這家伙到底靠不靠譜啊?

  韓江雪也是在一旁看戲,心中暗想著,看來這家伙真的是來找自己的。

  青年眨了眨眼睛,沒人接茬,就很尷尬,上前一步開口說道:“不記得了?我!”

  夏妍一手伸出,手中突兀的燃燒起了熊熊烈火,橫在了青年的面前,阻止了他前行。

  只聽到夏妍回懟道:“你什么你?”

  青年后退一步,開口道:“我呀!我曾經......”

  夏妍開口打斷了青年的話,開口道:“你什么你!?你曾經跨過山河大海?也穿過人...山人海?”

  “哈哈哈......”江曉是真的沒忍住,這夏妍才是真的有毒吧?

  想當初,在兵器庫的時候,江曉告訴韓江雪使用荒風,連說了兩句“吹呀吹呀”,夏妍當時就接了一句“我的驕傲放縱?”,也是把江曉樂得不行。

  “呃。”青年開口說道,“我們在中部大街見過面的,我是......”

  “我們知道你是誰。”韓江雪打斷了秦望川,開口詢問道,“你來找我們干什么?”

  秦望川松了口氣,被夏妍懟的不輕,這回可算是不用解釋了,開口道:“今天有假,來看看你們。”

  韓江雪微微搖頭,臉上流露著一絲戒備,道:“那倒是不必,有事直說,沒事我們就離開了。”

  “呃。”秦望川開口解釋道,“那天在中部大街匆匆一見,很多話沒說出來,你們倆不知道,當初我入隊的時候,你們的父母對我很照......”

  “不用。”韓江雪再次打斷了秦望川,“我們過得很好,很晚了,我們該回去了。”

  秦望川也是特別無奈,他也不想這么晚來到姐弟倆的面前,導致姐弟倆心中無比戒備,但是沒辦法啊,他只有今晚有假啊。

  韓江雪是真的覺得這個人有所圖謀,如果真的如對方所說的話,那么他怎么才出現?

  父母失蹤了整整三年了,對方真的想要報恩之類的,起碼之前就該表示出來,怎么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?

  我們姐弟倆在省級大賽里闖出名堂了,結果你出現了?

  秦望川看著韓江雪那深深戒備的模樣,倒也理解這孩子,也知道萬事不可強求,開口告辭道:“我幾個月前剛剛執行任務回來,回歸祖國的第一次任務就碰到了你們倆,心中也一直惦記著你們。”

  秦望川繼續說道:“這次來,是想給你們提個醒,開荒軍團對你們的表現很欣慰,也對你們很感興趣,但這事兒要看你們的態度。如果可以的話,我會盡量爭取來‘說客’的身份,親自面對你們,無論你們答應與否,我都可以幫你們說話。”

  “如果我爭取不來‘說客’的位置,換其他人來邀請你們成為開荒學徒的話,他們的態度可能會比較強硬,但你們不用受任何因素影響,按照自己的想法決定就可以了,不用擔心其他事情,我會努力幫你們擺平的。”

  韓江雪愣了一下,道:“開荒學徒?”

  秦望川:“是的,只是學徒。如果順利的話,你們最終會成為一名正式的開荒者。”

  韓江雪:“可我還要上學,馬上就要高考了。”

  秦望川:“開荒軍有非常完善的培養方式,不會耽誤你的學業的。”

  夏妍:“誒?這個學徒有我的名額嗎?”

  秦望川點頭道:“我不清楚。”

  嘴上說著我不清楚,但是他卻在點頭,這個秦望川的確有點意思。

  夏妍的父親是夏山海,她可謂是根正苗紅,又是28星槽的天才,資格應該是夠的,至于人家邀請與否那是另一碼事了。

  韓江雪和江曉面面相覷,講道理,兩人此時都應該感覺到無上的榮光。

  這可是來自華夏最頂尖團隊的邀請!

  雖然只是學徒,最終是否能成為正式的開荒軍還不確定,但這也足夠驕傲一輩子的了。

  但是問題出現了,

  江曉的腦子里浮現出了海天青交給他的那封信。

  那信的內容非常簡單,

  只有兩個鋼筆書寫的大字:不錯。

  這一筆一劃里仿佛有刀光劍影,似鐵馬冰河撞入眼簾。端的是刀頭燕尾,鐵畫銀鉤。

  僅從這兩個字中,江曉就看到了二尾那冷冽的面容,仿佛在提醒著江曉兩人之間的約定。

  這是她在夸獎他么?

  這是她在報平安么?

  這是她隱晦的表明事情已經處理妥當了么?

  不,都不是!

  這特么完全是威脅好嗎!?

  開荒學徒?

  你們來晚了呀,老子幾個月前就被預定為守夜學徒了呀......


  (http://www.dcwxeu.live/html/79/79276/415919688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dcwxeu.live。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szww.com
福建体彩36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