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中文網 > 九星毒奶 > 162 夏小慫與韓小倔

162 夏小慫與韓小倔


  江曉收拾好屋子,換好衣物,穿上了厚厚的白色羽絨服,打車前往了瑞豐商行。

  由于是白天,江曉沒敢開二尾的那輛轎車,他還是比較害怕被交警叔叔攔下來的。

  這要是真被抓了,那樂子可就大了,雖然江曉是一名老司機,但是這具身體可是個16歲的孩子。

  未成年人無證駕駛,就算是初犯免于拘留,罰款也不能少了吧?

  對于江曉來說,罰款就是要他的命呀。

  罰款200他得肉疼一星期,

  罰款2000他能當場去世......

  還是打車方便,哎,江濱市的發展比起南方二線城市來說,還是差了一些,起碼地鐵線做不到全城覆蓋。

  擠公交什么的又太浪費時間了,江曉還想回家美美的睡一覺呢。

  要不然,回去之后和二尾說說,明天在家里再多歇一天?

  江曉也知道自己的時間緊迫,但是他真的很累,那種身心俱疲的感覺很難形容。

  江濱市,東城區,瑞豐商行。

  江曉下了出租車,卻被瑞豐商行這小小的招牌給唬住了。

  這么有名的商行,店面這么小?

  門口處,兩個身材高挑的女孩正在聊著什么,當韓江雪看到江曉的時候,對著江曉擺了擺手。

  江曉快步走了過去,卻感覺夏妍的眼神有點不對勁兒。

  江曉暗暗戒備,小心翼翼的來到了韓江雪的身旁,那邊,夏妍一腳就踹了過來:“反了你了!敢掛我電話!”

  走位~走位~

  江曉靈巧的閃躲,躲開了夏妍的前兩腳。

  果然,

  姐姐大人還是愛我的,

  夏妍的第三腳沒踢出來,就被韓江雪開口喝止了。

  夏妍一副憤憤不平的模樣,惡狠狠的瞪了江曉一眼。

  江曉撓了撓頭,嘿嘿一笑,也不知道這夏妍的惱羞成怒到底是因為他掛電話,還是因為那句“我也愛你”。

  “我們在兵器庫里繳獲的星珠都已經賣了。”韓江雪開口說道,“五萬。”

  江曉愣了一下,道:“五萬大洋?”

  “嗯,一共四萬八千七,加上幾個低等級的野人星珠,商行給了個整數。”韓江雪點了點頭。

  “哇,發財了呀。”江曉興奮的搓了搓手。

  “呵呵。”夏妍冷笑一聲,看著江曉,道,“五萬塊錢,連一張兵器庫的門票錢都沒湊出來。”

  江曉:“......”

  關門票什么事?反正是學校花錢。

  江曉詢問道:“怎么賣的?”

  韓江雪本不想說,但是看著江曉那好奇的模樣,也耐著性子解釋道:“男刀、男槍、女弓共計27枚星珠,回收價600一枚。13個猿鬼星珠,回收價2500一枚,剩下的零散野人星珠,商行給我們了個整數,共計五萬。”

  “銀品女弓星珠,600一枚......”江曉頗為無奈的說道。

  韓江雪點了點頭,道:“回收價,當然比售價要低,男刀、女弓這類星珠在北江沒有太大的市場,憎惡效果太低,相比于尖牙、利爪來說,人們更喜歡白鬼的青芒和忍耐。”

  夏妍在一旁維護著韓江雪,解釋道:“雖然是銀品星珠,但蘊含的星技都是黃銅品質的,從功效上來看,還不如白鬼的黃銅星珠呢。”

  江曉點了點頭,道:“猿鬼星珠2500一枚回收?”

  韓江雪道:“這回收價算是很不錯了。”

  江曉:“講道理,狂暴和重創都很強力吧?”

  夏妍哼了一聲,道:“狂暴是個自殺型的星技,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受歡迎。猿鬼星珠能賣這么高的價,全是因為重創。”

  江曉無奈的攤了攤手,道:“下一步準備做什么?”

  韓江雪開口道:“一會兒錢到了,我們把所有的收益分成兩份,轉給李唯一和夏妍,咱們先找個地方好好聊聊。”

  “誒,你別都給我倆啊,你自己也留點。”夏妍急忙看向了江曉,示意他勸勸韓江雪。

  夏妍顯然看不上這幾萬塊錢分成,對她來說是無所謂的事情,但是對于姐弟倆來說,這錢可是能改善生活水平的。

  江曉想了又想,這才回過神來,看著夏妍說道:“我們姐弟倆在兵器庫里吸收了大量的野人男巫、女巫的星珠,這些本該是團隊共同財產,我姐說的沒問題。”

  看到韓江雪頗為欣慰的眼神,江曉嘿嘿一笑,道:“這錢全給你和李唯一都不夠,我們倆還得倒貼呢。”

  韓江雪:???

  江曉深情款款的看著夏妍,道:“錢是沒有了,小姐姐,我肉償吧。”

  夏妍挽著韓江雪的胳膊,回懟道:“你姐在這呢,肉償也輪不到你。”

  韓江雪的表情極為精彩,轉過頭,面色驚愕的看著夏妍。

  夏妍面色一變,訕訕地陪笑著,低聲下氣的說道:“我開玩笑的,雪雪,我只是和小皮開玩笑,胡說八道的。”

  韓江雪曲起一根手指,不輕不重的敲了敲夏妍的額頭,嗔怪道:“腦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。”

  “唔~”夏妍一手捂著額頭,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委屈的看著韓江雪,卻在對方嗔怪眼神的注視下,硬生生的沒敢開口說話。

  “呃,那你們回去,現在把刀給我?”江曉探尋道,他的木質巨刃還在韓江雪的碎空空間之中,來找韓江雪,就是來取刀的。

  “不急,我們先找個地方談談。”韓江雪左右看了看,率先邁開了腳步。

  出乎意料的是,夏妍的手微微一松,并沒有挽著韓江雪前行,而是落后一步,和江曉走到了一起。

  江曉一臉的警惕,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夏妍沒好氣的一巴掌拍在江曉的肩膀上,道:“你姐就在前面,我能干什么?你這小家伙,幫我勸勸你姐,她都已經是星云期了,還是只有五個星技,我琢磨著給她買一個法系輸出類型的星珠,但是她的脾氣你也知道,就是不答應,像一頭倔驢一樣。”

  江曉的嘴角尷尬的抽了抽,這個形容詞匯,最好還是別讓韓江雪聽到。

  不過話說回來,夏妍說的很有道理。

  直至目前,韓江雪才有5個星技,上次姐弟倆在雪原中解救了夏妍的生命,家主夏山海贈與了姐弟倆兩枚星珠,在江曉好說歹說之下,姐弟倆收下了其中一枚藍冠星珠。

  也就是說,韓江雪的手里是有一枚金品的法系輸出星珠的。

  但是她才是星云期,藍冠星珠又只有一枚,想要吸收到這項星技的話,到達星河期再去吸收,才有更大的成功概率。

  而省級聯賽近在眼前,韓江雪的確缺少輸出類型的法系星技。

  韓江雪的個人星圖似乎比較抵觸野人男巫的“尸靈”和“尸爆”,憑借她的傲人天資,竟然連續吸收三枚野人男巫的星珠,都未曾獲得一個星技。

  夏妍在一邊碎碎念道:“她總是覺得我贈與她太多東西了,卻根本不想她幫助了我多少,不說別的,就說我是怎么突破星云中期的?還不是她多給了我一枚傭兵星珠?”

  江曉無語的看著夏妍,嚴格意義上來講,那枚星珠是屬于江曉的,只不過是江曉給韓江雪留著,突破星云后期用的。

  夏妍繼續道:“包括這次分成,雖然我們是團隊作戰,但是那些男巫、女巫的星珠,都是她趴在懸崖上,純粹靠自身實力偷襲獲取的,我們一點忙都沒幫上,她卻把一切收益都算在了團隊所有人身上。”

  江曉適時的說了一句:“我們的確是一個團體。”

  夏妍跺了跺腳,道:“我只是想給她買一個法系輸出的星珠,換個角度想,我也是為了團隊呀,她就是不答應,我又怕她生氣,誒呀,煩死我了,你去幫我勸勸她。”

  我的乖乖,可了不得......

  你怕她生氣?

  你這股驕縱狂傲的勁兒呢?

  這么這么慫?

  江曉頗為無語的看著夏小慫,道:“我這次去雪原,看看能不能繳獲白鬼巫星珠吧,回來倒手賣掉,給她買些星珠。”

  夏妍隨意道:“那么麻煩干什么,我直接把炬火星珠買下來,你給你姐,隨便找個借口,你不是被守夜軍團欣賞么?就說是他們招攬你、培養你,所以給你的。”

  江曉:“......”

  夏妍開口道:“就這么定了。”

  江曉:“算了吧,我先去趟雪原,回來再說。”

  夏妍:“誒?你這人......”

  江曉道:“放心吧,我會搞到白鬼巫星珠的,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,她早晚得知道,我不想給你陪葬。”

  夏妍噘著嘴,嘟囔道:“倆倔驢。”

  江曉:“......”

  夏妍頗為無奈的說道:“那我私下里跟瑞豐商行打招呼,你來的時候,直接去找孫經理,我讓他把那星珠給你留著。”

  江曉悄聲道:“這事兒不能和她說,咱倆得先斬后奏,如果她知道我繳獲了白鬼巫星珠的話,是一定不會讓我販賣的,她必定讓我留著自己吸收。”

  “嗯嗯,放心吧,我知道。”夏妍不滿的說道。

  “你們兩個,研究什么呢?”前方,韓江雪停在一家炸雞店門前,轉身看向了二人。

  “她答應了。”江曉突然開口說道。

  夏妍:“什么?”

  江曉道:“她答應我跟著二尾去雪原歷練了。”

  夏妍:“為什么這么說?”

  江曉望著遠處的炸雞店,輕聲道:“她要帶我吃頓好的......”

  看著炸雞店前那窈窕的倩影,江曉已經下定了決心:

  小姐姐,

  等我回來,

  我一定給你買炬火星珠。

  嗯,話說回來,炬火星珠是什么玩意?

  容我先上網查一查......


  (http://www.dcwxeu.live/html/79/79276/420858880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dcwxeu.live。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szww.com
福建体彩36开奖公告